<address id="7rjbj"><listing id="7rjbj"><meter id="7rjbj"></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7rjbj"><address id="7rjbj"></address></address>
<form id="7rjbj"></form>

<span id="7rjbj"></span>

<noframes id="7rjbj">

<address id="7rjbj"><address id="7rjbj"></address></address>
<span id="7rjbj"></span>

<form id="7rjbj"><nobr id="7rjbj"><meter id="7rjbj"></meter></nobr></form>

中華工控網 > 工控新聞資訊 > 年輕人真的在“逃離”工廠嗎?
年輕人真的在“逃離”工廠嗎?

  “提升工廠吸引力是關鍵。制造業不要老抱怨年輕人不愿進廠,要多想想怎么改善他們的工作條件。”曾湘泉建議,從權益保障、體制機制、職業教育、就業效率等多環節入手,保障制造業轉型升級,讓更多年輕人擁抱實體經濟。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一份關于“鼓勵年輕人少送外賣多進工廠”的議案引發熱議,讓藍領“就業難”與“招工難”并存的窘況浮出水面。

  人社部數據顯示,在2021年三季度全國“最缺工”的100個職業排行中,有58個是“生產制造及有關人員”,預計至2025年,中國制造業十大重點領域人才缺口將近3000萬人,缺口率高達48%。

  本該在崗位上孜孜以求、精練技能的“藍領”都去哪兒了?為何不再立志成為領域內不可或缺的“能工巧匠”?

  “不自由”是“出逃”的原因之一

  做直播、開網約車……在數字經濟的催生下,靈活就業為年輕人開辟了就業新思路。國家統計局披露,截至2021年年底,我國靈活就業者已達2億人,相比于約7.5億的總就業人口,靈活就業人員占比已經超過四分之一,其中不少人是從工廠“逃離”的。

  爭分奪秒送快遞、風里雨里送外賣……“薪資少、工時長、強度大”才是不少年輕工人離職的重要原因。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周廣肅認為,作為新興產業,數字經濟的勞動生產效率及其創造的經濟價值可能讓許多傳統行業“黯然失色”。比如,不同統計口徑顯示,外賣騎手平均月薪在4500元至5000元之間,多的甚至上萬元,更遑論網絡主播等。

  “不自由”也是許多年輕工人“出逃”的原因之一。全國人大代表、北汽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汽車工人吳端華表示,當代高學歷年輕人的就業觀念、就業意愿正在發生重大變化:一份時間自由、環境自由的工作,遠比“機械、重復、價值含量低”的一些工廠工作有吸引力。

  “藍領”短缺,已經成為不少企業的燃眉之急。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教授、中國就業研究所所長曾湘泉在山東青島等地調研時發現,許多制造業、外貿企業在“瘋狂招人”,甚至有家2000多人的企業專門雇用了11家中介公司幫忙招聘。而另一方面,城鄉就業壓力增大,不少勞動力找不到合適的工作。

  對于這種就業結構錯配的現象,吳端華認為,這是因為藍領人群與崗位需求之間長期存在信息不對稱、人才結構不匹配的問題,嚴重阻礙了就業效率。他認為,我國藍領群體普遍存在低學歷、低技能現象,尤其是農民工群體缺乏系統的培訓和學習,與制造業升級所需的崗位技能并不匹配。這也是工廠“招工難”的重要原因。

  “新藍領”也有新問題

  新業態帶給年輕工人更多選擇,但也給這些以網約車司機、外賣小哥等為代表的城市“新藍領”帶來不少新問題。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天達共和律師事務所主任李大進就帶來一份《關于建議應重視對網約工這一新的勞動群體權益保障的提案》。

  “新藍領”服務著城市的大街小巷,在城市生活中卻處于相對弱勢的地位,面臨著租住不穩定、城市融入難等問題。李大進通過查閱司法判決發現,外賣系統里不僅有算法,還藏匿著許多法人公司,由此形成的合同關系正把網約工的權益死死捆住,讓不少人成為無勞動合同、無社會保險、無勞動保障的“三無”群體。

  這也是靈活就業者共同面臨的問題。從傳統行業中走出來的B站UP主“爾東和小明”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新型職業的風險和收益成正比,“UP主看起來門檻低、賺錢多,但正因如此,競爭非常激烈,誰都無法保證自己的內容長青,不容易脫穎而出且隨時面臨被淘汰的風險。”

  另一方面,千金在手,不如一技傍身。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使用1000億元失業保險基金支持穩崗和培訓,加快培養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急需人才,讓更多勞動者掌握一技之長、讓三百六十行行行人才輩出。

  “若只是跑腿送外賣,到一定年齡可能就力不從心了,但如果在制造業的話,你的技術本領越磨越硬,發展前途更廣闊一些,可以成為大國工匠、國家棟梁。”吳端華認為,目前這種“新藍領”就業具有不可持續性。比如無人配送技術推廣后,現有騎手何去何從?又如何滿足未來新藍領的技能要求?

  周廣肅也表示,技能提升才是長久保障,能否在工作中不斷獲得知識的積累與成長極其重要,建議年輕人關注短期利益與長期發展目標之間的關系權衡。

  “出逃”困局何解

  先進的制造業是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堅實基礎,也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支撐,需要大量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投身其中,且藍領群體的就業,一頭連著民生福祉,另一頭連著社會穩定。因此,產業工人“空心化”問題是我國高質量發展道路上必須解決的難題。

  “提升工廠吸引力是關鍵。制造業不要老抱怨年輕人不愿進廠,要多想想怎么改善他們的工作條件。”曾湘泉建議,從權益保障、體制機制、職業教育、就業效率等多環節入手,保障制造業轉型升級,讓更多年輕人擁抱實體經濟。

  他提議,各地政府實施加速折舊等對制造業企業優惠的稅費制度,推動數字化轉型升級,同時努力改善基層勞動者的工作生活環境,包括增加文化體育娛樂設施等;研究制定實施制造業企業連續工資補貼,落實工人權益保障,支持和規范中介服務等有利于制造業長期發展的各種政策和措施等。

  作為藍領工人代表,吳端華提出兩點建議:一是人社部門出臺相關支持政策,扶持創新性招聘模式發展,比如短視頻平臺“直播帶崗”,實現藍領群體就業與工廠招工的高效率匹配;二是進一步推動數字經濟平臺與實體經濟的融合,從產業升級、藍領就業、商品交易等多方面與實體經濟融合,實現合規健康發展。

  天風證券研究所一份報道顯示,2020年我國藍領在線招聘市場規模為228億元,并將在未來5年里以每年超40%的增速,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1285億元。去年12月,新能源領軍企業寧德時代聯合人力資源主播在一家短視頻平臺上發起的“直播帶崗”專場,累積觀看人次超過25萬,超過1000人報名應聘。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副院長趙忠認為,像這樣通過提交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接受平臺管理和受眾的實時監督,短視頻平臺的“直播帶崗”拓展了市場的規模、廣度和深度,降低信息匹配成本,增加了整體的社會福利。

【工控產品體驗】艾睿光電256像素系列熱像儀

  寄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本站動態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工控網客服熱線:0755-86369299
版權所有 工控網 Copyright@2021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大胆A级视频
<address id="7rjbj"><listing id="7rjbj"><meter id="7rjbj"></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7rjbj"><address id="7rjbj"></address></address>
<form id="7rjbj"></form>

<span id="7rjbj"></span>

<noframes id="7rjbj">

<address id="7rjbj"><address id="7rjbj"></address></address>
<span id="7rjbj"></span>

<form id="7rjbj"><nobr id="7rjbj"><meter id="7rjbj"></meter></nobr></form>